“不仅是转隶干部,身边不少同志存在一种模糊认识,认为监委的主要职能是调查,是针对‘第四种形态’,这就没有全面理解监委职责的内涵。”乳山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