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项在脑卒中治疗史上意义非凡的研究,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卫格芬医学院的 S。 Thomas Carmichael博士和他的研究团队。